当前位置:主页 > 地矿文化 > 地矿文学 >
地矿文学

怒放吧,杜鹃花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8日 16:22  作者:王国甫

春光烂漫时,才是赏花季!

季冬爬遵义金鼎山是难觅杜鹃花的。而贵州地质文联文学艺术期刊《杜鹃花》编辑部的一众编辑却在这个季节,驻扎到遵义金鼎山下的金川湿地公园,闻着金鼎山寺庙的晨钟暮鼓,书写和链接与地质有关的故事,咀嚼贵州地质文学的昨天、今天、明天。

全国知名作家、贵州省电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杜鹃花》首席顾问袁浪老师来了,《杜鹃花》第四任主编、顾问欧德琳老师来了,贵州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杜鹃花》现任主编陈跃康老师来了,清镇市作协主席、《杜鹃花》顾问管利明老师来了,还有《杜鹃花》副主编、编辑、文学爱好者来了。他们是怀着对《杜鹃花》的深深厚爱,肩负文化自信、重振贵州地质文学雄风而来。

如果说,把以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生的李绍珊、袁浪老师等为代表的贵州地质文学作家算作古生代,把以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何毓敏、欧德琳、陈跃康、管利明老师等为代表的贵州地质文学作家算作中生代,把七十年代以后出生新崛起的贵州地质文学作家算作新生代的话,古生代、中生代资源蕴藏丰富,如陈年老酒、弥久而醇、越励而新,而新生代虽马不扬鞭自奋蹄,却还略显青涩,但其以继承与发扬、兼容与创新、激情与活力之态,原创的作品也有许多值得可圈可点,把贵州地质文学激荡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编前会,原本是每期《杜鹃花》编辑前各栏目负责人稿件征集、初审情况汇报,主编定基调的会,而这次在遵义编辑《杜鹃花》2019年冬刊的编前会却升华为分享文学创作快乐、艰辛,回顾、展望贵州地质文学发展的会议。会上,学习了贵州地质文化艺术联合会第二届第四次理事会议精神,对局党委给予的肯定深受鼓舞,对局党委的要求和期盼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重温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贵州地质文学的辉煌,那时,贵州地质文学作家的作品屡屡刊发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副刊、《十月》《诗刊》《小说选刊》等全国性文学艺术中文核心期刊,多次获得全国、省部级大奖,甚至囊括红宝石、新长征文学艺术创作大赛各体裁作品评奖大多一等奖。同时,老一辈地质文学作家也为他们念兹在兹的贵州地质文学近几年无扛鼎之作而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愁上眉头。新生代挚旗之人,历经卧薪尝胆,何时横空出世?

《杜鹃花》主编陈跃康老师在肯定了大家的不断努力和孜孜追求后,提出了继往开来,再创辉煌的奋斗目标。希望大家多写、多看,要勇于走出去,参与到更广阔的的天地去学习交流,扩大贵州地质文学的影响力,多获奖、获大奖。以高度的责任感、昂扬的精神状态、出色的艺术劳动,走出一条“繁荣与管理齐抓、继承与创新并举”的新路子,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要唱响时代主旋律,占领文化主阵地,为贵州地矿事业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大的精神动力。

改稿中,顾问、编辑老师们与作者面对面,点对点从谋篇布局到字词句运用,手把手,心贴心耐心辅导,认真修改。加之,与遵义市地方文学艺术界的座谈,红花岗区、汇川区作协的老师们,以自身的创作经历,阐述了文学创作贵在坚持,用心体会,使新生代文学爱好者分享了老一辈对文学的挚爱,受益匪浅。

你看,这些前辈们的这份爱限量派发,只送给热爱文学地质人。这份爱有恨铁不成钢的郁闷有鼓励,有鞭策,有期盼的信心,更有文学路上的嘘寒问暖,简直不要太贴心。看了这满满当当的,我真是忍不住想说一句,前辈们为贵州地质文学振兴是掏了家底,对培育文学新人掏了心窝啊。像极了为远行出门的儿女准备的行囊

贵州地质文学发展一代代地质文学作者长期坚持的硬仗需要头悬梁锥刺股“硬核”,也需要贴心管家“柔情”。其实在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当下,能坚守文化阵地,讲好地矿故事,发出地矿声音,地质文学作者也同样渴望在如春雨润物的环境里,体面、舒心、有尊严投入到这场硬仗之中。正如,我们社会治理的现代化水平,有时候就体现在一件件关心人、尊重人的小事上。

从这个角度看,《杜鹃花》编辑部顾问、编辑老师们的这份爱,不仅是因为里面有对文学作品的创作指导,更重要的是里边还有四个字——“文化自信”。

《杜鹃花》与遵义是有缘的。从《贵州作家》地矿专辑、《拓荒者的新纪元》地质文学丛书、2019年《杜鹃花》春刊、冬刊在遵义编辑,到获悉早在2013年杜鹃花就被确定为遵义市市花,一切的一切,都是遵义这块深厚的文化沃土注定的缘份。

遵义是转折之城。有了这个缘份,何愁贵州地质文学重振雄风。

冬天过去,百花必将争艳

怒放吧,杜鹃花。我们都在期待。

上一篇:看那些禽兽的表达 下一篇: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