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地矿文化 > 地矿文学 >
地矿文学

看那些禽兽的表达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0日 10:38  作者:陈刘芳
孔雀开屏

 

是展现自己的雄壮和自信

是展示自己的美丽与无邪

是勾引爱摄者旅客的镜头

是吸引眼球的温柔的伴侣

 

“快来看看我每一支漂亮的羽毛

层次分明就是孔雀的自信

快看看我充满肌腱的身体

能表达雄性勃发的青春期

 

也许有人想否定孔雀开屏

能否定的只有人类自己的内心

“我的美丽不仅仅为了爱情

我的美丽有时是一种心境

孔雀开屏是我的一种表达方式

我要把我的美刻进人们的记忆

 

金鸡报晓

 

金鸡报晓的真正涵义

是证明雄鸡的真实存在

金鸡报晓是宣布一个决定

方圆数里都是雄鸡的领地

方圆数里的母鸡是雄鸡的妻妾

这是生物界最原始的路数

 

不想一声长鸣却引来了无数

雄壮的别的雄鸡的叫声

“不必这样的吧,要不我们就

把实力赌一赌

 

真的不愿看到雄鸡的权威被挑战

真的不想知道即将发生的激战

没有人会去关心鸡们谁赢谁输

然而母鸡们都兴奋了起来

总得让爱情有个好归宿

 

犬的自白

 

一只大型犬在人行道优哉游哉渡来

像一个勇敢的士兵也像有钱的士绅

人行道就像一条专设的行犬的道路

铜玲一般的眼睛看远处也看着就近

 

主人牵狗的绳根本看不到牛皮的圈

不要太快的前行慢慢的走着就很好

大型犬不买账仿佛根本没把话听见

就这样大摇大摆行走犹如螃蟹的型

 

“我外形虽然强大其实我内心很温柔

那些以貌取人的人就真的不会理解

一只大型犬如我我不会随地大小便

不会用我的强大做欺行霸市的头领

 

斑鸠斑鸠飞上树

 

春天来了所有的人群都开始忙碌

暖暖的东风轻松拂去残冬的微寒

0一八年春节过后节奏须加快

鸟儿们选择贵州筑巢安家不慵懒

 

斑鸠斑鸠飞上树在野地也在城区

楼宇间河道旁高低飞翔的燕子们

叽叽喳喳麻雀唱自己那幸福的歌

桃红李白拔节时嫩绿的芽和枝干

 

我在贵州等你道出一个朴素道理

就像很多年前中国南方勃勃春汛

高速发展的贵州每一天都有变化

贵州人的梦想在阵痛中即将实现

 

斑鸠斑鸠飞上树证明贵州天很蓝

湛蓝湛蓝的天空很纯净又无雾霾

一张洁白画布可以画出最美图画

还有什么成为障碍有什么能阻拦

 

飞来飞去的麻雀像一支支迅疾的箭

 

飞来飞去的麻雀像一支支迅疾的箭

它们经常都在行人的道上嬉戏交流

经常在你的脚边跳来跳去懒得飞翔

人与自然的和谐画境就在这里长留

 

无论在繁华的城市还是在淳朴村镇

一座山真就是设施齐备的森林氧吧

一条河就变成了蜿蜒曲折鱼的乐园

一棵绿树让鸟儿把新家安放和拥有

 

飞来飞去的麻雀像一支支迅疾的箭

洞穿了一种思维抑或是守望得太久

或许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三维统一

贵州的发展终于迎来她的前所未有

 

野兔和狐狸的对话

 

蹦蹦跳跳的野兔告诉狡猾的狐狸

我们居住贵州不需要去躲避人类

一个野生动物的黄金时代已到来

没必要把自己的小聪明表现出来

 

生态环境的改变我们都有了未来

生于斯长于斯贵州就是我们的家

你不觉得这些年贵州的变化很大

我准备让我的爱人养养多生几胎

 

狐狸思考了兔子的话终于有表达

正如你说的我不再寻求东躲西藏

世世代代我们都在使用小小聪明

最终这些都不可能有好结果存在

 

野兔和狐狸的对话就在旷野进行

早已忘记了自己就是兔子与狐狸

远处一辆轿车从山那面驶了过来

它们没有慌张就这样慢慢的避开

 

满树叽叽喳喳的麻雀

 

满树叽叽喳喳的麻雀在一棵树上聚集

偶有一只从这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去

也有一只麻雀在树下啄着散碎的颗粒

也有一只羽毛美丽的在天空飞来飞去

 

这是住满了很多户人家的普通的小区

满树叽叽喳喳鼓噪的麻雀们有雄有雌

一串悦耳声音从高树的嫩叶间飘下来

那些吵闹的声浪顿时就变成一首新乐

上一篇:春风徐缓,但总会如期而至 下一篇:怒放吧,杜鹃花